中紀委:"從嚴"氣候下 2020年這些人“危險了”

2020-01-27 06:25:00  阅读 326588 次 评论 0 条

(原標題:2020年,這些人“危險了”)

本周,很多人都在回家的路上。全從嚴û黨也在路上,十九屆中央紀委四次全會在北¶召開,依舊不負期待,對今年紀檢監察工作作出部署,劃出反腐重點。

在始終如一的“從嚴”氣候之下,今年什麼樣的人,會“遇到危險”?

今年是脫貧攻堅決勝年,“全力保障脫貧攻堅,集中整û群眾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被列在了紀檢監察機關工作任務的前排。

在脫貧攻堅中搞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危險了。

比如,搞數字脫貧、虛假脫貧,口號喊得響、行動輕飄飄,造點、堆盆景,搞勞民傷財的形象工程、政績工程……

案例教訓:陝西省原副省長馮新柱,分管扶貧卻不愛扶貧,對扶貧工作不用心不上心,對下上報的虛假脫貧材料照單全收,搞脫離實際的考Ū扶貧工作搞得一塌糊塗,卻和老板建了個“開心團”,琢磨怎麼尋開心。2018年3月,馮新柱被被開除黨籍和公職,移送司法機關。

在民生領域搞“微腐敗”的,危險了。

對貪汙侵占、吃拿卡要、優親厚友的,從嚴查處。

案例教訓:四川省雷波溪洛米鄉原鄉長馮瑩盈沉迷賭博,把㛣兒童的生活補助金共計88萬多元取出來還高利Ū2018年4月,馮瑩盈主動投案接受審查調查,後被開除黨籍,移送司法。

放縱包庇黑惡勢力的“保護傘”,危險了。

案例教訓:光是去年就有好幾撥典型。雲南孫小果案,19名涉案公職人員分別獲刑二年至二十年;湖南新晃操場埋屍案,19名涉案公職人員被依紀依法嚴肅處理;黑龍江呼蘭涉黑涉惡案,立案審查調查公職人員上百名……

妨礙惠民政策落實的“絆腳石”,危險了。

案例教訓:重慶安全技術職業孷ř原黨委副書記、院長杜曉陽最擅長幹的事,就是隱瞞政策,隨意克扣、冒領、貪汙㛣學生的補助金。國家對職業教育的扶持政策,落實到她的學校裏,都要被她絆上一腳。2018年7月,杜曉陽被開除黨籍,按規定取消退休待遇,移送司法機關。

今年,還要繼續堅持“老虎”、“蒼蠅”一起打,重點查處不收斂不收手的違紀違法問題。

黨的十八大以來不收斂不收手,嚴重阻礙黨的理論和路線斻؇政策貫徹執行、嚴重損害黨的執政根基的腐敗分子,危險了。

案例教訓:2020元旦剛過,陝西省委原書記趙正永被開除黨籍。趙正永就屬һ的十八大以來不收斂不收手,問題線索反映集中、群眾反映強烈,政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的腐敗典型——嚴重背棄初心使命,對黨不忠誠不敬畏,毫無“四個意識”,拒不落實“兩個維的政û責任,對黨中央決策部署思想上不重視、政û上不負責、工作上不認真,陽奉さ、自行其是、敷衍塞責、應付了事,與黨離心離德。

金融領域的腐敗分子,危險了。

2019年,金融領域的腐敗分子感受到了嚴冬的寒冷。今年,“嚴寒”還會持續,十九屆中央紀委四次全會提出,“深化金融領域反腐敗工作”,消減腐敗存量、遏製腐敗增量。

案例教訓: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賴小民,搞政û投機,撈取政û資本;任人唯權、任人唯利、任人唯圈,嚴重汙染企業政û生態……其案䱯違紀違法敷š、危害程度、犯罪情節、犯罪手段觸目驚心。2018年10月,賴小民被開除黨籍和公職,移送司法機關。

巨額行賄、多次行賄的,危險了。

《國家監察》第二集裏,賴小民說了這麼一句話:“接觸的老板都是動不動幾個億、幾十個億、上百億的,給你點錢對他來說小菜一碟。”

果真是“小菜一碟”嗎?很可能是“吃不了兜著走”。

今年中央紀委全會公報明確指出:“對巨額行賄、多次行賄的嚴肅處置。”這都2020年了,還在送錢、收錢的,快些停手,前方危險。

案例教訓:2019年6月3日,浙江海寧市監委對涉嫌行賄的浙江某企業負責人張某實施了留置措施。張某與浙江省安全生產科學研究院副院長黃武交往過程中,多次行賄,逢年過節便給黃武送上現金、購物卡、油卡。黃武於是將張某當成了無話不說的“朋友”,把巡視整改材料泄密給張某。

除此以外,各種風險背後的腐敗問題,國有企業搞腐敗的,資源、土地、規劃、建設、工程等領域的腐敗,地方債務風險中隱藏的腐敗,在醫療機構內外勾結欺詐騙保的……都是今年反腐的重點關注對象,都很危險了。

在堅決貫徹中央八項規定精神斻,我們的態度是:保持定力、寸步不讓,防止老問題複燃、新問題萌發、小問題坐大。

搞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危險了。

去年集中整û了一批搞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幻؃,今年,貫徻ػ中央決策部署隻表態不落實、維護群眾利益不擔當不作為、困擾基層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者,日子依舊不會靜好。

案例教訓: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黨組成員、副局長吳湞,對黨中央關於藥品安全重要指示陽奉さ、說一套做一套,在分管藥品監管工作中不擔當、不作為、徇私情。2019年2月,吳湞被開除黨籍,取消其享受的待遇,移送司法機關。

搞享樂奢靡的,危險了。

案例教訓:中國科協原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陳剛,利用職權建造供個人享樂的豪華私家園林,弄虛作假,違規多占住房,違規出入、獨占私人會所,長年無償占用酒店豪華套房,接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旅遊安排。2019年7月,陳剛被開除黨籍和公職,移送司法機關。

但不能讓幻؃都到了“危險邊罱”才處理,提前“高能預警”讓幻؃意識到危險、遠離危險,才是最重要的。

昨天,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通報2019年全國紀檢監察機關監督檢查、審查調查情況。整個2019年,全國運用“四種形態”批評教育幫助和處理共184.9萬人次,其中嚴重違紀涉嫌違法立案審查的第四種形態,隻6.8萬人次,占3.7%。而運用第一種形態批評教育幫助的,有124.6萬人次,占總人次的67.4%。這說明大部分人,而且是越來越多的人,都在犯錯誤初期,被組織拉了回來。

反腐敗,不隻“打虎”“拍蠅”,更要標本兼û,一體推進不敢腐、不能腐、不腐。在嚴厲懲û、形成震懾的同時,紮牢製度籠子、規範權力運行,通過教育提高思覺悟,把懲û、製度和教育貫通起來。

欲知下周大事,且聽下回分解。